當地時間1月11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宣佈將古巴重新列入“支持恐怖主義國家”名單,這一舉動逆轉了2015年奧巴馬政府的相關政策,也將使拜登政府改善與古巴關係變得更加困難。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12日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中方堅決反對美國以反恐為名,對古巴進行政治打壓和經濟制裁。

除了將古巴列入“支持恐怖主義國家名單”之外,1月9日蓬佩奧宣佈取消美國官員對台接觸的所有限制。美國媒體還援引美國務院不願透露姓名的外交官員的話稱,在1月20日下台前,蓬佩奧還將指控伊朗與基地組織有聯繫,並考慮繼續對伊朗施加更多制裁措施。《華盛頓郵報》將美國國務院的這一系列舉動稱為“特朗普政府在最後一刻採取的‘閃擊行動’”,其根本目的是為了贏得支持這些強硬政策的美國國內政治力量。

毫無疑問,在本屆美國政府只剩不到10天任期的時候,急於為自己留下外交“遺產”的美國最高外交官正在陷入一種極其瘋狂的狀態。但是,這種將個人政治私利置於美國國家利益之上的行為,只會將更多毒素注入本就遍體鱗傷的美國外交中,令美國的外交形象更加支離破碎。

蓬佩奧的“謊言外交”令美國的外交形象大打折扣。對蓬佩奧指責古巴“為恐怖分子提供庇護”,古巴政府予以嚴正反駁。古巴外交部長布魯諾·羅德里格斯在社交媒體上譴責美國“虛偽”和“厚顏無恥”的做法,稱美國此舉為“政治投機主義”。英國智庫查塔姆研究所拉美事務資深研究員克里斯托弗·薩巴蒂稱,美國的相關指控都是捏造的,“恐怖主義在國際上的定義是對手無寸鐵的平民實施暴力行為,目的是恐嚇人民,古巴並沒有這麼做”。《紐約時報》稱,蓬佩奧此舉不過是“對在11月大選中投票支持特朗普的古巴流亡者社區和其他支持美國製裁古巴的拉丁裔選民的獎勵”,根本就是“出於美國國內的政治動機”。顯然,對秉持“撒謊、欺騙、偷竊”這一為官之道的蓬佩奧來説,這種外交謊言不過是其國務卿生涯的最新演出。

蓬佩奧散播的“政治病毒”毒化了美國的外交環境。在最需要攜手應對新冠病毒這一全人類共同敵人的時候,蓬佩奧們卻借疫生非,製造荒謬的“政治病毒”,撕裂國際社會合力抗疫的力量。2020年12月29日,蓬佩奧再度就疫情“甩鍋”中國。然而,蓬佩奧們不斷老調重彈、傳播陰謀論的行為,沒能阻止病毒在美國的瘋狂傳播,導致超2200萬美國人感染、超30萬人死於新冠肺炎,使美國這個擁有全球最先進、最強大醫療能力的國家最終淪為“抗疫差等生”。世界還不會忘記,在最需要抗疫國際合作的時候,美國單方面宣佈退出世界衞生組織,抵制國際抗疫大會,甚至採用“強盜手段”截取盟友的抗疫物資、試圖攫取囤積疫苗。鑑於蓬佩奧在製造“政治病毒”過程中扮演的重要角色,美國《華盛頓郵報》在2020年4月就已對其國務卿生涯蓋棺定論:“史上最差國務卿”。

蓬佩奧還不斷為麥卡錫主義“招魂”,妄圖將世界重新拉回“冷戰”陰影中。2020年7月23日,蓬佩奧在加州尼克松故鄉的尼克松圖書館暨博物館發表的演講,暴露了其炮製“鐵幕演説”的政治野心。一年多來,蓬佩奧如同行走的復讀機一般,每到一地都不忘兜售“中國威脅論”。然而,當今世界早已不是“冷戰時代”。無論是美國的歐洲盟友,還是美國意圖拉攏的印度、印尼、越南等國,都並不情願被綁上美國的“戰車”。沉溺在“冷戰舊夢”中的“蓬佩奧們”,最終遭到了現實痛擊。

儘管蓬佩奧急於在美國外交史上留下“遺產”,但他過去幾年拙劣的政治表演早已使其外交形象破產。在蓬佩奧的操盤下,美國外交的“道德光環”也消耗殆盡,徹底淪為“大棒外交”“制裁外交”。事實終將證明,蓬佩奧給美國外交留下的“遺毒”,將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聶舒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