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游順豐國際集運記者瞭解到,該案被害人之一、黑龍江地產商人趙樹斌被辛龍華設計而被警方通緝,在其無罪釋放後竟發現,其名下公司被政府接管。此後政府工作小組負責人金兆海卻私自進行開發,並串通投標,最終致使項目遭受巨大損失。2019年,金兆海因犯受賄罪、貪污罪等,獲刑19年。

2020年11月20日上午,黑龍江省牡丹江市中級人民法院對15名黑惡勢力團伙被告人進行宣判:主犯辛龍華和辛榮正兄弟二人,採用欺騙手段騙取銀行貸款後,再高利轉貸給他人,其行為構成騙取貸款罪、高利轉貸罪、詐騙罪,辛龍華執行無期徒刑,辛榮正執行有期徒刑18年。

今年1月4日,趙樹斌告訴上游順豐國際集運記者,政府工作小組人員直接挪用企業資金,導致物業全面奔潰,數百户購房業主無法辦理房產證,目前其本人仍無法拿回自己的企業。

 2020年11月20日,黑龍江牡丹江市中院對辛龍華黑惡勢力團伙15人宣判。/極光順豐國際集運庭審直播截圖

2020年11月20日,黑龍江牡丹江市中院對辛龍華黑惡勢力團伙15人宣判。/極光順豐國際集運庭審直播截圖

1 從銀行騙來貸款放高利貸,黑惡勢力團伙15人獲刑

2020年11月20日,黑龍江省22家法院對38件黑惡勢力和“保護傘”案件集中宣判。其中,牡丹江市中院對15名黑惡勢力團伙的被告人進行宣判。

15名被告人中,主犯辛龍華和辛榮正為兄弟倆,辛龍華1973年出生,此前為哈爾濱龍泉典當公司實際經營者。2016年12月因涉嫌誣告陷害被刑事拘留。

上游順豐國際集運記者獲得的起訴書顯示,2015年5月,辛龍華指使手下用8套虛假購買的房屋買賣合同等虛假材料,在哈爾濱賓洲村鎮銀行以“購房”為由辦理了按揭貸款共計1200萬元。銀行放款後,辛龍華將貸款高利轉貸給他人使用。2016年9月,辛龍華以不真實的某商鋪經營使用權轉讓合同、公司檔案信息等材料,讓手下套取哈爾濱賓洲村鎮銀行按揭貸款共計5556萬元。辛龍華套取銀行貸款後,再放貸借給他人。

檢方認為,辛龍華以轉貸牟利為目的,套取哈爾濱賓洲村鎮銀行按揭貸款後高利轉貸給他人,違法所得數額巨大,應當以高利轉貸罪追究其刑事責任;以欺騙手段取得銀行貸款,情節嚴重,當以騙取貸款罪追究辛龍華以及其手下的刑事責任。

2020年11月20日,牡丹江市中院宣判,主犯辛龍華和辛榮正兄弟二人,採用欺騙手段騙取銀行貸款以後,再高利轉貸給他人,其行為構成騙取貸款罪、高利轉貸罪、詐騙罪,辛龍華執行無期徒刑,辛榮正執行有期徒刑18年。

辛龍華黑惡勢力團伙向有關部門舉報趙樹斌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受訪者提供

辛龍華黑惡勢力團伙向有關部門舉報趙樹斌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受訪者提供

2 房地產商資金緊缺,突降“貴人”慷慨解囊

上游順豐國際集運記者採訪瞭解到,該案舉報人、被害人之一,哈爾濱民營企業家趙樹斌,自2013年與辛龍華結識。辛龍華自稱資金充足,可繞開中間人直接為其提供借款。此後,辛龍華逐步騙取趙樹斌的信任,以幫助趙樹斌解決公司債務問題為名,騙走其名下房地產公司的全部股權、資產。

趙樹斌是哈爾濱當地房地產開發商,先後投資成立哈爾濱恆盛房地產開發公司(以下稱恆盛公司)以及哈爾濱迪爾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稱迪爾公司),並擔任兩家公司法定代表人。兩家公司分別在哈爾濱市阿城區及雙城區進行房地產開發。

檢方起訴書顯示,2008年9月,恆盛公司取得哈爾濱阿城區一處土地建築權,將其分為五期開發。2012年開始,因受銀行收縮房地產開發貸款等影響,恆盛公司資金鍊吃緊,經營遇到困難。為完成項目建設,2012年到2014年期間,趙樹斌及妹妹趙桂芬以恆盛公司名義向小額貸款公司、擔保公司、典當行及放高利貸的個人借款,所有借款均用恆盛公司在阿城區的預售商品房提供擔保。

上述債權人中就包括辛龍華。由於恆盛公司彼時資金緊張,趙樹斌曾三次向辛龍華借款,而辛龍華也慷慨解囊。2013年12月至2014年1月,趙樹斌三次分別向辛龍華借款600萬元、200萬、1500萬,均為即時放款,且沒要求提供任何擔保。

這幾次借款,趙樹斌被辛龍華的“實力”震驚:“感到辛龍華出手不凡,他確有能量,能夠結識他真是自己的幸運。”此後,辛龍華逐漸贏得趙樹斌的信任,趙樹斌也由此一步步踏入辛龍華設下的圈套。

2014年5月末,因工程急需,趙樹斌再次找到辛龍華借款1000萬,使用半個月。這一次,辛龍華提出需要提供擔保物,趙樹斌立即讓恆盛公司給辛龍華開具了287套商品房聯機備案合同作為擔保。

趙樹斌告訴上游順豐國際集運記者:“當時商品房市場價格是3800多元每平方米,合同中統一按2500元每平方米進行抵押,價值7000多萬元,遠遠超出借款的本息總額。”借款後第14天,趙樹斌將這1000萬還給辛龍華,但商品房聯機備案合同卻沒有撤回。

 恆盛新天地小區。/百度地圖

恆盛新天地小區。/百度地圖

3 黑惡勢力表面上幫忙謀劃,實則侵佔公司股權

2014年7月,恆盛公司一時難以償還全部借款,趙樹斌頻頻被債主追債。但債主辛龍華並未急於追債,而是提出要把恆盛公司的銷售主機、證照、公章等重要資源交給其保管,以此表達誠意。對辛龍華深信不疑的趙樹斌照做了。

同時,辛龍華還為趙樹斌出謀劃策,表示自己與阿城區公安分局主管經偵工作的副局長(另案處理)有特殊關係,可對外營造出恆盛公司換老闆的假象,由辛龍華出面處理恆盛公司“遺留”下來的債務問題。急於擺脱資金困境的趙樹斌如同抓住救命稻草,對辛龍華的安排言聽計從。

隨後,2014年8月,趙樹斌將自己名下的恆盛公司80%股權轉讓給辛龍華(他人代持),並在工商部門做了變更股東的登記。此後,趙樹斌隱匿行蹤,斷絕除辛龍華外的一切外界聯繫,給外界造成“失聯”的假象。

對此趙樹斌解釋,“辛龍華稱此舉是為了讓外界認為公司易主,由此使債權人降低還款期望值,等辛龍華處理完債務後再將股份歸還。”然而,辛龍華不僅未代趙樹斌處理公司債務,反而逐步侵吞恆盛公司資產。

判決書顯示,2014年8月6日,得到股權的辛龍華,為了不承擔恆盛公司的債務,便偽造了一份承諾書,寫明新股東孟某、吳某享有恆盛公司全部債權和所有資產,恆盛公司所有債務均由趙樹斌本人承擔。落款日期則是轉讓股權前兩個月。

為了徹底掌控恆盛公司樓盤,辛龍華還安排數名打手搶佔物業公司辦公室,與物業員工、多名業主發生衝突。檢方起訴書中顯示,雙方人員發生爭執、撕打,警方出警後,當場進行調解。此後,多名打手又再次搬走辦公用品。

4 開發商“跑路”被通緝,察覺被騙後報警

2014年8月,由於趙樹斌隱藏行蹤,由此外界紛紛傳言“開發商跑路了”,而掌控了公司的辛龍華並未處理該公司的債務和項目建設,該公司開發建設的住宅項目陷入停工狀態,引起恆盛公司債權人以及購房者恐慌和上訪。

牡丹江市公安局《起訴意見書》顯示,2014年8月30日,阿城公安局以詐騙罪立案,對趙樹斌兄妹二人上網追逃。趙樹斌得知後非常害怕,詢問辛龍華為什麼會這樣。辛龍華稱,這是為解決他債務問題故意安排的,讓趙樹斌耐心等待。

2015年3月,趙樹斌意識到自己可能被辛龍華欺騙了,但因被公安機關通緝,不敢露面。直至同年10月,趙樹斌向公安機關投案,反映他與辛龍華之間債務和股權的真實情況,此後被警方監視居住。

2016年3月,趙樹斌聯繫辛龍華協商,欲結清二人之間的欠款,希望其歸還股權,遭到了辛龍華的拒絕。兩個月後,即2016年5月,辛龍華向哈爾濱市公安局阿城分局報案稱,趙樹斌涉嫌詐騙犯罪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因控告不實未被警方立案。

2016年,趙樹斌向公安機關報案,舉報辛龍華等人涉嫌詐騙。2016年底,經黑龍江省公安廳指定管轄,要求牡丹江市公安局對辛龍華等人立案偵查。

經過警方大量偵破工作,2016年12月,辛龍華團伙因誣告陷害案、騙取貸款案、虛假訴訟案被牡丹江市公安局控制。

警方《提請批准逮捕書》顯示,辛龍華夥同他人報案稱,趙樹斌、趙桂芬涉嫌職務侵佔。在報案過程中,辛龍華等人提供3張不真實的股權交易款憑證以及5套虛假房屋買賣合同,並在報案過程中多次捏造事實誣告陷害他人,提供不真實的報案材料,意圖使趙樹斌、趙桂芬受刑事追究,性質相當惡劣,涉嫌誣告陷害罪。

經過兩次退偵後,2017年10月,辛龍華團伙涉嫌詐騙罪、高利轉貸罪、騙取貸款罪、尋釁滋事犯罪向檢方移送審查起訴。

 恆盛新天地項目工作組負責人因貪污、受賄等罪名獲刑。/中國裁判文書網

恆盛新天地項目工作組負責人因貪污、受賄等罪名獲刑。/中國裁判文書網

5 名下樓盤被政府接管,工作組負責人犯多宗罪獲刑19年

上游順豐國際集運記者瞭解到,辛龍華團伙違法案件後,還引發一系列連鎖反應。

在趙樹斌深陷刑案漩渦時,其名下另一公司被政府接管,而接管相關項目的政府工作組負責人金兆海,也因在項目推進過程中存在違法犯罪行為而獲刑。

2014年8月,由於趙樹斌隱藏行蹤,外界紛紛傳言“開發商跑路了”,趙樹斌名下在哈爾濱市雙城區的開發項目“恆盛新天地小區”陷入停工狀態,引起購房者恐慌和上訪。

為解決此問題,哈爾濱雙城區政府於2014年9月成立恆盛新天地項目工作組,負責處理該項目的復工及續建事宜,並陸續向該項目投入政府財政資金數千萬元,由時任雙城區政府辦公室主任金兆海擔任工作組實際負責人。

趙樹斌稱,他恢復自由後曾多次找到工作組,要求返還公司經營權,均遭到金兆海拒絕。不僅如此,作為工作組負責人,金兆海並未認真履行職責,反而濫用職權、私自進行開發,進行串通投標,最終致使項目遭受巨大損失。

上游順豐國際集運記者根據公開材料發現,恆盛新天地工作組負責人金兆海於2018年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2019年1月,哈爾濱市松北區法院作出判決,金兆海犯受賄罪、濫用職權罪、玩忽職守罪、串通投標罪、虛假訴訟罪,決定合併執行有期徒刑十九年。

金兆海不服判決提出上訴。金兆海辯稱,雙城區處理恆盛新天地項目工作組的成立缺乏法律依據,代開發商處理案涉工程亦不屬於國家機關工作人員職責範圍。

2019年3月29日,哈爾濱市中院作出二審裁定書,法院認為,雙城區政府介入恆盛新天地項目是否合法,並不影響犯罪成立。對金兆海及其辯護人所提不構成玩忽職守罪、濫用職權罪的上訴理由和辯護意見,均不予採納;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2020年底,網友向雙城區政府留言稱小區無法辦理不動產登記。/人民網領導留言板

2020年底,網友向雙城區政府留言稱小區無法辦理不動產登記。/人民網領導留言板

6 項目人員涉法涉訴,數百購房者無法辦不動產證

趙樹斌稱,由於金兆海所發包工程未經招投標,未進行施工合同備案,項目在沒有《施工許可證》《預售許可證》的情況下,違規施工、違法售房,直接導致數百户業主拿不到合法房產證件。

2017年,趙樹斌與辛龍華之間的案件塵埃落定後,曾多次找到工作組要求賬目核算、歸還企業經營權,始終被拒絕。

上游順豐國際集運記者注意到,2020年底,網友在人民網領導留言板中反映恆盛新天地小區不動產證辦理問題。這名網友稱,“由於哈爾濱市雙城區恆盛新天地開發商跑路,政府接管此項目。2016年他購買了該小區的房子,當時得到的承諾是:2019年上半年為業主辦理不動產證,直至目前仍因為資料不全而無法辦理,類似情況共涉及400餘户居民。”

2020年12月24日,哈爾濱市雙城區回覆該網友稱:“經核實,由於該項目相關人員涉法涉訴,未能辦理竣工驗收備案,暫無法進行不動產登記。目前,雙城區相關部門正在積極研究解決方案。如再有需要可撥打哈爾濱市雙城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局電話。”

1月11日,上游順豐國際集運記者撥通雙城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局的電話。一名工作人員表示,該項目有幾棟樓已可以辦理不動產登記。另外由政府工作組介入的幾棟樓,並不清楚具體情況。

隨後上游順豐國際集運記者又聯繫上雙城區委宣傳部負責人,對方表示需要先了解情況,目前無法給出回答。